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内资讯 >

感动中国大胡子师长去世:曾指挥大兴安岭灭火

时间:2018-08-10 01:44 浏览:

  原标题: 曾感动全中国的“大胡子师长”走了  

  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过去30年后,扑灭大火的东线总指挥、“大胡子师长”吴长富走了。

  2017年8月23日凌晨,原16集团军副军长吴长富因病逝世,享年76岁。

  1987年5月6日,黑龙江大兴安岭的4个林区发生特大火灾,大火燃烧了28天,101万公顷的森林被吞噬,包括漠河西林吉在内的9个林场成为焦土。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

  火灾中,211人葬身火海、266人被烧伤,5.6万人流离失所,漠河县西林吉、图强、阿木尔三镇被大火烧毁,间接经济损失达200多亿元。

  当时,参加扑火的军民共58800多人,其中,原沈阳军区某集团军副军长、“大胡子师长”吴长富,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5月6日火灾发生后,中央军委要求原沈阳军区立即出动部队投入扑火,5月8日晚6时许,时任23集团军68师师长吴长富最先接到奔赴火场的命令。

  1987年6月16日,时任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曾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作出《关于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事故和处理情况的汇报》。其中称,灭火战役分四部分进行,“第一仗,就是‘死保塔河’”。

  当时塔河火情严重,大火已逼进距塔河20多公里处,县城上空浓烟滚滚。据判断,塔河一旦被烧,县城5万多群众和国家财产,大兴安岭南麓的大片森林,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死保塔河”的任务,正是由吴长富率领官兵,在9日至12日完成。

  8日晚,68师进行了4个小时的准备,经过8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于9日下午5时许,吴长富和时任政委刘森率领的第一梯队赶到塔河县。

  9日晚,时任军区首长给吴长富打去电话,传达了国务院领导“死保塔河,不让大火向大兴安岭南麓蔓延”的指示。同时,吴长富被全权授命为东线扑火总指挥。

  吴长富判断,要保塔河,必须首先保住塔河的屏障——绣峰林场。10日凌晨,全师4个团和兄弟师的一个团以及千余名群众,集中到距塔河23公里处,摆开了十几公里的人墙。

  “政事儿”注意到,当时吴长富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以火攻火。

  他曾回忆,“山火和绣峰之间的唯一屏障就是一条公路和铁路,外加一条小河,当时火势直逼公路,为了遏制大火向前推进,我们决定以火攻火。就是先打出80至100米宽的防火隔离带,再以道路、河流为依托,主动点燃可燃物,顶住烧来的火头,减弱火势。”

  以火攻火,在当时情形下的风险很大。“一是以火攻火搞不好会扩大火势,加快大火逼近塔河的速度,救火不成反落个放火的罪名;二是如果组织不好,很可能把部队和群众卷进去,造成人员伤亡。”

  当时很多人劝他放弃这种办法,但吴长富经过反复权衡,依然决定用这种办法:“风险是有的,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危急关头,就要敢于承担责任!我据理力争、坚持己见,当时在场的林业部徐有芳副部长、省委周文华副书记也同意了我们的意见。”

  之后,全体官兵每隔3米一个人,一字拉开点火,经过全师4天4夜的战斗,火头和塔河县城中间打通了一条几十公里长的隔离带,终于把大火拦在了公路以北,保住了塔河。

5月12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鹏、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陈俊生等前往大兴安岭火灾区慰问受灾群众,指挥扑火救灾工作。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13日,李鹏来到塔河,在此接见了吴长富。

  据《铁军》杂志报道:吴长富当时一脸大胡茬子,他集合了部队之后,作标准的跑步立正姿势,代表部队向李鹏递交了决心书。这一幕,被中央电视台转播之后,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大胡子师长”之名由此传开。

  “当时我担任东部火区总指挥,负责4个师、1个旅、1个团及森警、群众共2万6千余人的组织指挥任务,压力比较大。那些天,我只睡了4个小时觉,稀里糊涂地吃了7顿饭。由于连续作战,体重下降了16斤,胡子长一公分多长也顾不上刮。”2008年接受采访时,吴长富介绍了“大胡子”的由来。

  5月19日,东部火区的明火被消灭,并开通了300公里长的隔离带,东部火区危险基本解除。

  6月1日,该师全部出动,合围一股猛然烧起的余火,战士们喝沟塘中的冷水、吃野果子和饼干奋战,6月2日,整个火区普通降雨,火势被官兵扑灭,6月3日,战士们一脸漆黑,胜利走出山林。

  此次扑火战役中,吴长富率部奋战27个昼夜,中央军委荣记68师集体一等功,吴长富被授个人一等功,入选当年国内“十大新闻人物”,受到邓小平和杨尚昆的接见。

  之后,吴长富晋升少将,曾任原第16集团军副军长。1998年,吉林嫩江、松花江发生洪灾,即将退休的他主动请缨任吉林省防汛副总指挥,当年10月,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命令,授予吴长富个人二等功。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2000年退休后,曾有公司邀请他做企业总顾问,并提出“只要你同意‘大胡子师长’吴长富的名字印到公司简介里,每月就给你一万三千块”。他当场拒绝:“难道我吴长富的名字就值这些钱?你们走吧,这事没门儿!”

  之后,他通过驻地媒体声明:任何人打着我的旗号托关系办事都是无效的,都是违法的,都是带有欺骗性质的,包括我的所有亲属。

  据军网报道,曾有人打着吴长富的名号给别人办事,或冒充他的家人行骗,吴长富说,“这些招摇撞骗者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的同时,更使一些人上当受骗,更令人气愤的是,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军队的形象。”

  退休后的吴长富,多此到部队、学校和单位作报告,讲述官兵扑火、救灾时的事迹。今年6月,他还接受了长春中医药大学的邀请,为师生们作了《一生戎马牢党性,赤血长殷铸党魂》主题报告。

  “人生要有灵魂、有忠诚、有奋斗、有坚持。灵魂就是党魂、国魂、军魂、家魂、人魂。”此次报告会上,他讲道,人生最难的两件事,一件事是正确认识自己,还有一件事就是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