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内资讯 >

这对落马老搭档犯了同一个错误 落马相隔52天

时间:2017-10-31 08:57 浏览: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这对落马老搭档犯了同一个错误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岳三猛)今天下午,安徽纪委发布消息称,省政府原秘书长杨敬农被双开。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问题通报发现,除了都涉嫌受贿犯罪等,此人与老搭档陈树隆均被指既想当官、又想发财。二人3段上下级搭档史,长达5年多。

  而且,安徽另一名原副省长周春雨也属当官发财都干的类型,目前已经被双开。

  他是第二个倒台的省府秘书长

  公开简历显示,1966年出生的杨敬农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干部,本科毕业于知名高校——复旦大学。梳理此人30年仕途可以发现,其中长达20年时间里,他都是在经济部门工作,包括安徽省外经贸委、进出口公司,以及省商务厅,从一名科员累积升为副厅长。

  此后10年,他被外放地方任职,即2006年7月开始芜湖市委常委,直至两年之后升任芜湖市长,开始主政一方。深耕这座皖南城市5年之后,他再进一步,调往皖北重地——亳州任市委书记。

  又3年后,即2016年3月,50岁的他重新回到阔别十年的省城,任省政府秘书长。然而9个月之后,他的仕途就戛然而止,倒在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未能成功迎接新年。

  值得注意的是,杨敬农2011年离开芜湖、2016年离开亳州时,所发表的离任感言均引起了广泛关注。比如在赴省政府任职前他自称:“三年多来,我和广大干部没敢偷懒、不敢懈怠,唯恐有负组织的重托,唯恐有负群众的期盼。”“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岗位,我都永远热爱亳州、感念亳州、牵挂亳州、心系亳州!”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杨敬农是2014年3月以来,全国第二个在省级政府现任秘书长一职上落马的官员。

  2015年6月2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办公厅党组书记阿力木江·买买提明落马。由此,他成为首个落马的秘书长。

  2016年2月28日,此人被双开。纪检部门通报称,他除了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财物,还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并对抗组织调查,转移赃款赃物、销毁证据、订立攻守同盟。

  第三个跌落的秘书长是吉林的刘喜杰。今年6月12日,此人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算下来,他担任省府“大秘”还不到2年。而且事发前6天,中央第二巡视组刚向吉林省委反馈了巡视“回头看”情况,其中一条就是有的领导干部“带病提拔”。

  搭档5年多,落马相隔52天

  纵观以上履历可以发现,芜湖无疑是杨敬农仕途之中承上启下的一站,而且正是在这里,他开启了与陈树隆三次搭档的生涯,时长达5年多。

  陈树隆比杨敬农大4岁,此人早年也是在安徽的经济部门工作,曾参加过1995年的“327国债事件”,并一举成名。

  他迈入政界的首站是省城合肥,仅仅当了短短一年多的副市长,就赴芜湖任职,3年之后,他升任市长,而此时杨敬农也现身芜湖,接替他任副市长。两人第一次搭档持续了2年。

  之后二人同时获得升迁——陈树隆任芜湖市委书记,杨敬农再次补缺任市长。这种状态持续了3年,最后以陈树隆当选为安徽省委常委,并调任省委秘书长而告终。

  此后的4年多时间里,陈依然是省委常委,只不过职务由省委秘书长调整为副省长,而杨敬农则是在芜湖继续待了一年后就转任亳州市委书记。直到2016年3月,杨回到合肥任省政府秘书长,而此时陈树隆刚获任常务副省长才一个月。

  看法新闻记者发现,二人连落马都仅仅相隔52天:陈树隆先落马,发生在2016年11月8日。

  而且,二人连纪检监察部门的问题通报都有相似之处。梳理后可以发现,除了都涉嫌受贿犯罪、对抗组织审查、从事营利活动、违反生活纪律等,他们还都被指既想当官、又想发财。

  中纪委措辞严厉的通报显示,陈树隆毫无政治信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扭曲,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安徽纪委对杨敬农的问题通报同样是措辞严厉,指其毫无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毫无理想信念,长期充当“两面人”,政商关系“亲清不分”,既想当官、又想发财。

  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安徽还有一名副省长被指既想当官,又想发财。今年7月初,中纪委在对周春雨的双开通报中明确指出,此人毫无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识,长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

  而就在一个月前,安徽蚌埠原副市长刘亚的忏悔书曝光,其中一句就是“自己既想当官,有个好名声,又想发财,给自己和家人留个后路,结果不知不觉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原来,此人长期通过贩卖农产品、酒、煤炭、买卖房地产、推销提成、放贷等获利近千万元,最终获刑20年,并被处没收个人财产70万元。

(周春雨)

  该如何看待当官与发财?其实关键就在一句话: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

  早在3年前,《人民日报》评论就指出,领导干部的合理合法的利益要承认、也要保障,但这与私心、私利、私欲不是同一个概念,不能混为一谈。如果逾越合法权益的边界,在私心、私利、私欲的蒙蔽下,对本不该有的特权习以为常,对超标滥配的待遇坦然受之,误认为这就是“当官”的应有状态,结果必然会对干部待遇产生认识上的扭曲。

  如果依然一意孤行,后果必然像陈树隆、周春雨、杨敬农之流那样,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