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际资讯 >

中美俄在非洲联手 从恐怖分子手上抢运核材料

时间:2019-01-23 00:43 浏览:

原标题:保核材料免于落入恐怖组织之手,中美俄等国在尼日利亚合作

【文/观察者网郭涵】去年12月10日,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核集团)在官网上发布文章,宣布已为尼日利亚完成微堆低浓化改造,为国际防止核扩散事业做出积极贡献。

就是这样一篇低调且充满专业术语的新闻稿背后,却有一段关于核安全不为人知的故事:2018年10月到12月,中美俄等国联手,成功从尼日利亚转移出一批高浓度核材料,使其免于落入恐怖分子之手。而中方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也得到了美国媒体的称赞。

中核集团网站报道,配图为尼日利亚高浓缩铀运抵中国

《防务新闻》1月14日报道这次合作的细节,如美国提供主要经费与安保,俄罗斯公司出飞机与储存容器,中国则为尼日利亚进行微堆低浓化改造,并负责接收转移后的高浓铀。

该文章称赞“中国在核材料的运输与储存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尽管两国存在贸易摩擦,但在拥有共同利益的核安全等领域,双边与多边合作并未受阻。

中核集团表示,这次任务“为减少并最终消除民用高浓铀燃料贡献了中国力量,为国际防止核扩散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

就在本次联合大抢救之前,去年10月初,美国能源部曾对中国核电技术发布禁令。而在尼日利亚的行动开始数小时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提出要不顾中俄反应、扩充美国的核武库。

对此,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有一段精辟评价:“个别国家的孤立主义和狭隘利益思想不太适合当今这个复杂而又并不总是安全的世界。”

《防务新闻》标题:中美如何联手抢在恐怖分子之前从尼日利亚转移核材料

1公斤高浓缩铀足以制成“脏弹”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框架下帮助尼日利亚建设微型中子源反应堆(NIRR-1),并于2004年在卡度纳州的艾哈迈杜贝洛大学投入使用。

微型反应堆(微堆)类似一个实验仪器,操作简单,但能进行中子活化分析、核仪器探头的考验、教学及培训、少量同位素生产等。

这个微堆存有超过1公斤丰度大于90%的浓缩铀,达到了武器级标准;虽然不足以制成一个完整的核弹头,但落在恐怖分子手中,可以与常规炸药结合,制成能够产生大范围放射性物质的“脏弹”,后果不堪设想。

而在尼日利亚,恰好就有这样一个恐怖组织。

本世纪初,“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兴起。该组织以反对西方文化和教育为宗旨,曾多次制造炸弹袭击并绑架平民,还曾向乍得、喀麦隆发展,2013年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2015年,“博科圣地”宣布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据联合国2015年统计,“博科圣地”发动的恐怖袭击已造成至少1.5万人死亡、100万人流离失所。

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核问题专家沃夫索尔(Jon Wolfsthal)表示,这些核材料对于“博科圣地”来说是理想的目标,因为“微堆不同于辐射足以致命的核电站反应堆”,方便转移;而且大学里的安保措施往往比较薄弱。

尼日利亚能源研究与训练中心主任艾哈迈德也曾表示,“我们不想要任何能招致恐怖分子的核材料。”

中国掌握微堆技术助力核安全

近年来,国际社会从核安全角度考虑,开始进行消除民用高浓铀燃料的工作。在2014年的荷兰海牙核峰会上,中国也承诺愿对相关国家提供帮助。

据统计,国际原子能组织已经在33个国家消除了所储存的民用高浓铀,其中11个在非洲。

而尼日利亚的转移任务能够成功,离不开中国在微堆低浓化改造上的技术成就。

微堆低浓化是指在不改变堆芯尺寸的情况下,将高浓铀组件换成低浓铀组件。改造后的微堆可以满足原微堆的所有功能,安全性能更好,燃料使用寿命更长。

2016年,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在经过5年攻关后,成功将微堆中的核燃料富集度从90%降至12.5%,并实现满功率运行,使中国成为全世界唯一完全掌握微型中子原反应堆技术的国家。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微堆室主任李义国当时表示,“过去,我们微堆使用武器级的高浓铀作为燃料。燃料棒一旦流失,就可能造成核材料扩散的威胁”。国际原子能机构就曾多次提出,希望微堆燃料实施低浓铀转化。

去年8月,我国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框架下,与尼日利亚政府签署了有关微堆低浓化改造工作的协议。10月20日,中核集团顺利出口低浓铀新燃料。11月27日,使用新燃料的尼日利亚微堆达到满功率运行。

宵禁中获得24小时装卸窗口

据《防务新闻》报道,2018年10月20日,来自中国、美国、英国与挪威的核问题专家与俄罗斯、捷克的承包商聚集在加纳,准备将核材料运出尼日利亚。

可在计划即将开始之际,反应堆所在的卡度纳州爆发宗教暴力冲突,造成至少55人死亡。该州州长于21日宣布实行宵禁,行动被迫延期。

时间每分每秒都在流逝,恐怖分子觊觎核材料的威胁也在增加。在这紧急关头,经过与尼日利亚政府交涉,专家组成员获得了24小时的宝贵时间窗口。

从22日凌晨1点开始,多国专家在尼日利亚陆军第一师的护卫下前往实验室,并从6米深的水池底部取出核燃料堆芯,将其装入一个重达30吨的专用容器TUK145/C中。

尼日利亚科研人员正在移动微堆图源:美国核安全局

在接下来的1个多月时间里,来自中国的低浓铀新燃料在尼日利亚微堆中成功投入使用;另一方面,各方也在筹备与部署将高浓铀转移的路线。

当地时间12月4日,储存着高浓铀的容器被军方护送至机场,随即被装上飞机离开尼日利亚。经过辗转飞行,核燃料容器于6日抵达中国石家庄机场,并被运往北京西郊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

据中核集团介绍,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中国民用航空局、石家庄海关等国家有关部委和地方相关部门,中核集团及相关成员单位,国际原子能机构,美国、巴基斯坦等国驻华大使馆,尼日利亚原委会,俄罗斯相关企业等代表在原子能院见证了这一重要时刻。

负责运输核燃料的容器TUK145/C与后方的“安-124”运输机均由俄罗斯提供图源:美国核安全局

中核集团表示,高浓铀微堆低浓化改造体现了中国履行国际义务,共建国际核安全体系的决心和担当。中核集团愿在加纳和尼日利亚微堆低浓化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协助有关国家改造从中国进口的高浓铀微堆,为国际核安保与核不扩散事业贡献力量。

美媒:中国发挥关键作用

《防务新闻》称,整个行动耗资550亿美元,其中美国出资430亿,剩下由英国与挪威支付。而负责运输核燃料的容器TUK145/C与“安-124”运输机则均由俄罗斯提供。

中国虽然没有提供资金,但“在核材料的运输与储存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尤其是,两国近期正因贸易、技术制裁等问题而关系紧张。

沃夫索尔说:“就算国家层面上双方因为贸易与其他议题而缺少对话,在实验中、核工程师间的技术合作基本上进展顺利。”

10月11日,美国能源部公布了《美国对华民用核能项目合作政策框架》,要求对“会直接对美经济造成竞争”的中国核电技术、设备和材料发出禁令。美国核安全局以此为依据,指控中广核集团在英国的项目涉嫌非法获取核技术,对中国的民用核能合作提出多项限制条件。

中广核集团则回应,在英国的项目中没有使用美国核技术,将保留维权的法律权利。

此外,该禁令还迫使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旗下的美国核技术公司泰拉能源(TerraPower)放弃与中核集团的合作。

而10月22日,就在转移行动开始数小时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公开表示,美国将“拓展核武库,不管中国还是俄罗斯是否感到受威胁……”

卡耐基基金会的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加布耶夫表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核大国之一,不能对核不扩散问题袖手旁观”。他还表示,“中美俄的利益一致也很重要,尽管三国在核安全领域存在政治分歧,但仍能且应当开展合作”。

俄罗斯核不扩散问题专家、政治研究中心顾问安德烈·巴克利茨基则介绍,中国曾积极参与在阿尔及利亚修正重水反应堆的项目,以及伊核协议下改造伊朗阿拉克重水反应堆等国际核不扩散行动。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对此行动的评论是:“个别国家的孤立主义和狭隘利益思想不太适合当今这个复杂而又并不总是安全的世界。”